微信登录
注册忘记密码

秦皇岛网

查看: 150|回复: 20

女作家去做保姆——难舍母女情(346)

[复制链接]
累计签到:10 天
连续签到:1 天

8036

主题

8131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5891
发表于 2022-6-17 08:33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编辑:{第五元素}


(我是作家老三,头条号素老三,出版长篇小说《离婚真相》《香水有毒》等。2022年我体验生活做保姆,讲述东北人有趣的保姆故事。是故事,不是纪实。请勿对号入座。)



女作家去做保姆——难舍母女情(346)-1.jpg

苏平和德子因为老爷子的事情,发生了冷战,谁也不给谁打电话。苏平实心眼,做什么都用力过猛,包括对德子一家。两人突然不来往了,对苏平打击很大。
苏平不想在德子家做饭,她想等佩华走了,就在许家做白天的保姆,甚至做住家保姆也可以,能多挣一些。但她不知道,世间的事情,每天都在瞬息万变,许家因为一些微妙的变化,原本打算雇她看孩子的许夫人,也在犹豫中。
我没法把许夫人的想法告诉苏平,这无疑是对苏平更大的打击。再说万一许夫人又决定用苏平了呢?我便什么也没说,只是叮嘱了苏平一句:“好好干吧,许家人不错,不过,大姐挺挑剔,你别怼她就行。”
苏平答应了一句,但我觉得她有点心不在焉。也许,她心里还惦记德子家的事情吧。
许夫人这天,也有点心神不宁。佩华和老夫人坐在沙发上逗弄妞妞,许夫人来厨房查看鸡汤。她嫌我火开得大了,她就自己把火拧得更小了一些。砂锅上冒出的热气若有若无,砂锅一侧,绘着绿叶簇拥着的一朵兰草,有些寂寞呢。
许夫人没有去沙发上跟妞妞玩,她坐在餐桌前,拿出手机打电话,是打给在省城的父母吧?电话开始没人接,她略微有点烦躁,手里拿个橘子,把橘子皮扒掉,又把橘子瓣一瓣瓣地剥出来,但她没有吃,依然在打电话。
电话终于打通了,她有些不耐烦地问:“干啥呢,这么忙?”
对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,说:“来客户了,这不是陪着吗。”
哦,是许先生的声音。
许夫人淡淡地说:“忙得把家都忘了吧?”
许先生说:“看你说的话,我为谁忙啊?不就是为这个家吗?”
许夫人说:“天天见不到你的人影,你说你为谁忙?”
许先生说:“快说吧,有啥事,正忙着呢。”
许夫人有点生气,但忍着,说:“雪莹要回家了,你这一天也不回来——”
许先生那面说:“我知道了——”
许夫人似乎还想说什么,许先生那里却挂了电话。
许夫人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,她用大拇指和食指中指从眼眉处向额头一点点地推着额头的皮肤,似乎是要把额头上的皱纹都推到头发深处。
许夫人随后又打个电话,这次是打给赵老师的。电话接通后,她的脸上恢复到平静,轻声地问:“妈,在医院呢?”
赵老师不知道说了什么,许夫人又问:“大刚现在咋样了?检查结果出来了吗?楠楠也去了?住在附近的宾馆?宾馆条件好吗?会不会影响楠楠学习呀?”
我听见手机另一面不时地传来女人说话的声音,说话快,声音脆,一直在说,但听不清都说了什么。电话挂断之后,许夫人把手机放到桌上,眉头蹙得深了,她又用三根手指推着额头,一下一下的,脸上没有笑容,反倒显得有些凝重。

女作家去做保姆——难舍母女情(346)-2.jpg

雪莹从楼上下来,看到许夫人一个人坐在餐桌前,她从后面踮着脚尖走过来,走到许夫人跟前,从身后抱住许夫人的肩膀,歪着头,看着许夫人的脸,问:“妈,干啥呢?”
许夫人的脸上瞬间堆满笑容,轻轻用手托一下雪莹的脸,说:“有点舍不得你。”
雪莹的辫子从肩膀上滑落到胸前。许夫人的手摆弄着女儿的辫子,忽然说:“去,拿木梳去,妈给你梳个辫子。”
雪莹高兴地转身上楼了,去拿木梳。见雪莹走了,许夫人脸上的笑容又渐渐地消退了。她用两只手掌轻轻地搓着脸,似乎是想把脸上不愉快的气氛都搓掉,换一张愉快的脸,呈现给女儿。


雪莹很快下楼了,手里拿着一个化妆包,递给许夫人。化妆包里有一管口红,一枚小镜子,还有眼影盒,眉笔,拔眉毛的小镊子。
许夫人把雪莹的化妆包放到桌上,打开了,从里面拿出木梳,说:“你的化妆包太简陋了,我每月给你的钱呢,不够花?”
雪莹说:“你猜,我把钱都干啥了?”
许夫人站起来,让女儿坐在她的椅子上,她站在女儿身后,把雪莹的辫子打开,用木梳一点点地梳通。
许夫人说:“我猜不到,给你奶奶买好吃的了?”
雪莹摇头,笑着说:“没猜对,你再猜。”
许夫人说:“给你爸买礼物了?”
雪莹又摇头。许夫人说:“别摇头,我给你梳头呢,脑袋要保持不动。”
雪莹笑了,说:“妈,我都攒起来了,你说我存折里现在有多少钱了?”
许夫人笑了,说:“呦,你都有存折了?”
雪莹颇有些自豪,说:“谁也猜不到我存了多少钱。”
许夫人忽然轻声地叹口气。
雪莹笑着,说:“妈,你是我心目中最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,怎么还叹气呢?”
许夫人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自责的表情,一闪即逝。她轻声地说:“这辈子,我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你,你那么一小点,我就把你扔到家里——”
雪莹向后抬头,望了一眼许夫人,笑着说:“妈,你今天怎么了?”
许夫人说:“有点舍不得你。”
雪莹说:“我这次回大安,顶多住两天,我就返回省城。姥姥和老舅都在省城呢,我回去吧,一方面学习能专心点,一方面也能去医院照看我姥姥。”
许夫人疼惜地看着雪莹,说:“闺女,你真是这么想的呀?”
雪莹说:“你肯定不放心我老舅,担心我姥姥的身体,等我回省城之后,每天晚上跟你汇报一次,这回行了吧?”
许夫人笑了,一双丹凤眼都眯了起来。



女作家去做保姆——难舍母女情(346)-3.jpg

许夫人给雪莹编的辫子很漂亮,她的手指灵活地从雪莹的鬓角分出三股头发,一点点地绕着头顶,一直编到另一侧耳朵的鬓角。下面的头发则轻盈地垂在腰里。
上午的阳光从落地窗洒落进来,雪莹全身都在阳光里,许夫人的脸一半在阳光里,一半在暗影里。她静静地站在女儿身后,手指勾起一股头发,编上,再勾起一股头发。她眼角的皱纹有些密集,但不影响她身上散发着母性的温柔和慈爱。
我忍不住赞叹:“小娟,你编辫子编得太好看了,把你闺女打扮得像个花仙子。”
雪莹忍不住要拿镜子照照自己,许夫人说:“等一会儿,我给你系上头绳的。”


正在这时候,二姐和大姐坐车回来了,二姐手里大包小包地提着一些购物袋,还有沉甸甸的零食兜子。大姐手里只拎着一个购物袋。两人进屋,看到雪莹亭亭玉立地站在面前,不禁惊叹。
二姐说:“雪莹是愈来愈漂亮了。”
大姐说:“雪莹这气质,真是出众。”
大姐把手里的时装袋递给雪莹,说:“大姑送你一套衣服,上大姑房间试试,看好不好看?”
雪莹高兴地谢过大姐,就拿着衣服去了大姑的房间,换好裙子,她推门出来,许家的大厅都为之一亮。
只见雪莹上衣是件翠绿色的长衫,袖子和衣襟绣着粉色的玫瑰花。下面是条乳白色的长裤,裤腿的一侧,绣着一缕翠绿色的花朵。把雪莹打扮得真像森林里的精灵。雪莹在众人欣喜的目光中,踮起脚尖,轻轻旋转身体,做了一个舞蹈动作,连沙发上坐着的老夫人都赞不绝口,说:“雪莹可太美了,比她妈妈当年都美。”
大姐说:“娟啊,你可太有福了,有两个女儿,我们姐妹呀,一个都没有。”
二姐也说:“生个小子白扯,都是给亲家母生的孩子。”二姐把两个时装袋递给雪莹说:“这是我买的,没有大姐买得好,你喜欢就敞外穿着,不喜欢就当睡衣穿。”
二姐又把零食兜子递给雪莹一兜,说:“下午回家在火车上吃吧。”
一家人说说笑笑,智博也从楼梯上滑下来,跟大家说笑打闹。小不点妞妞也啊啊地喊着。雪莹俯身去婴儿车逗妞妞,把手指伸给妞妞,妞妞一把攥住,攥得死死的,说啥也不撒开了。
老夫人说:“你们看看,血缘呢,就这么神奇,姐俩才处几天呢,妞妞攥着姐姐不撒开了,舍不得姐姐回家。”
许夫人淡淡地说:“妞妞攥东西基本是没什么意识,碰到什么攥什么。”但没人相信许夫人的话,都认为妞妞知道姐姐要回家了,所以小不点就攥住姐姐的手,不松开。
最后,是许夫人喂妞妞吃的,妞妞才松开雪莹的手,又一把攥住许夫人的衣襟,伏在许夫人怀里,花骨朵一样粉红的小嘴飞快地蠕动着,吃得可来劲了。
雪莹在一旁,从许夫人的身后伸手过去,轻轻用指腹触摸妹妹吹弹可破的皮肤,母女三人就那么矗立在阳光里,像一尊散发着光泽的雕塑。
一旁的智博举着摄像机,把这一幕拍摄了下来。他远远地站着,没有走到三人之间,也没有打破这静谧的一刻。

女作家去做保姆——难舍母女情(346)-4.jpg

午饭时,许先生没有还来。许夫人不时地往门口张望,大概是盼着许先生赶在雪莹下午回家之前,能回来一趟。她不希望她的大女儿被现任丈夫冷淡。但是,许先生一直没有回来。
老夫人在饭桌上有些不满,对许夫人说:“给海生打个电话,什么客户这么重要啊?好几天不回来吃饭。”
许夫人很少在老夫人面前埋怨许先生。这次也一样,她对老夫人说:“妈,海生这几天陪的客户很重要,他刚才给我打电话了,说实在回不来,让咱们吃吧。”
大姐也不满意许先生,说:“我老弟也是,忙成这样?”她要拿手机给许先生打电话,被许夫人拦住了。
许夫人说:“海生正忙着,咱们老给他打电话,他也陪不好客户,让他安心地陪客户吧。”
大姐说:“小娟,你可真惯着海生。”
许夫人没说话,只是默默地给雪莹夹菜,把餐桌上的六道菜一样样地夹到雪莹的碗里。夹虾的时候,她没有直接夹给雪莹,而是夹到自己碗里,扒掉虾壳,把白生生的虾仁放到雪莹碗里。
雪莹说:“妈,我都是大人了,你自己吃。”
许夫人轻声地说:“你多大,在我眼里,都是那个蹦蹦跳跳的小姑娘。”
智博给雪莹夹土豆。土豆是许夫人买的,都是鹌鹑蛋那么大的小土豆粒,我就直接把土豆粒在排骨里炖熟了。智博筷子没夹稳,土豆掉落在桌上,咕噜噜地向雪莹滚去。雪莹眼疾手快,两只筷子一支,挡住了土豆的去势。
许夫人连忙说:“掉在桌子上的别吃了。”
雪莹已经用筷子夹起土豆放到嘴里了。她把土豆嚼烂咽下去,冲许夫人一笑,说:“妈,我老弟给我的,掉地下我也爱吃。”
智博立刻,美得不知道北了。
雪莹这孩子呀,说话让人心疼。
一直到吃完饭,许先生的身影也没有出现。
许夫人有点放弃了,也不往门口看了。老夫人则指挥许夫人拿一些礼品,让雪莹带回去给她的奶奶。雪莹也从楼上下来了,身后跟着提着雪莹皮箱的智博。
智博对众人说:“我送我姐回家。”
许夫人一听,脸上显出笑容,说:“去送吧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智博说:“妈,我是把我姐送到大安的,我明天再回来,行吗?”
许夫人微微愣怔了一下,急忙点头,说:“不耽误功课的话,就行。那火车票买好了吗?”
智博说:“早买好了,放心吧。”
大姐有点失落,她不希望智博离开,她很喜欢智博。
雪莹从佩华怀里抱过妞妞,亲亲妞妞的脸蛋。不想,妞妞的手在她脸上一划拉,攥住雪莹的头发,说啥也不松开了。
大姐笑了,说:“看看,咱妈说得对,妞妞舍不得姐姐回家。”
众人拿各种玩具逗弄妞妞,想让妞妞松手,可妞妞就是不松手,还把雪莹的头发往嘴里塞。



女作家去做保姆——难舍母女情(346)-5.jpg

正在这时候,门口忽然一暗,有人进来了,大着嗓门喊:“妞妞,我的小不点,在哪呢?爸爸回来了!”
许夫人一听见这声音,没有抬头看,脸上已经放松下来。
门口出现的人正是我的雇主许先生。
许先生喝得醉醺醺的,一张脸从脖子就开始红,连眼睛都是红的。说也奇怪,他一喊“妞妞——”,妞妞的眼睛就冲门口望了过去,手也不知不觉地松开了雪莹的头发。
许先生也忘记洗手了,更不管换不换衣服了,咧着大嘴笑着,伸手就把妞妞横着,抱西瓜一样地抱在怀里。许夫人担心他喝醉抱不住妞妞,急忙用手在下面托着妞妞。许先生却故意一个趔趄,吓得许夫人花容失色,生气地给了许先生一杵子,说:“你要干啥呀?把孩子整摔了,别说我揍你!”
许先生笑着说:“我摔倒,也不能让我闺女摔着。”
许先生又看向雪莹,说:“我不能让你小闺女摔着,更不能让你的大闺女一个人回家。”
许夫人狐疑地看向许先生,说:“你啥意思啊?”
许先生说:“我开车送雪莹回家,这回你放心了吧。”
许夫人笑了,说:“你醉成这样,还送谁?在家睡觉吧,智博送雪莹。”
许先生说:“小军开车,又不是我开车——”他打量一眼亭亭玉立的雪莹,脸上显出笑容来,对许夫人轻声地说:“雪莹越来越好看了,快撵上当年的你了。”
老夫人刚才说,雪莹比许夫人当年都好看。许先生却说雪莹好看,快撵上当年的许夫人了。看似一样的话,却是两个意思。许夫人听见许先生这样说,笑了,轻轻地用手臂碰了许先生的胳膊一下,脸上的笑意温柔缱绻。

女作家去做保姆——难舍母女情(346)-6.jpg

许先生把妞妞抱到怀里稀罕一会儿,放到悠车里。妞妞开始嘎嘎地哭起来。许夫人急忙把妞妞抱起来。
众人到院子里去送雪莹。许先生和智博走到车跟前,打开车门要上车,雪莹忽然回转身,走到许夫人跟前,伸开手臂,将妹妹和妈妈都搂在怀里,低声地说:“妈,我会想你的,等放假我就来看你。”
许夫人担心妞妞再抓雪莹的头发,就说:“走吧,没有不散的宴席,相聚再多,终有一别——”
智博在院外冲雪莹喊:“姐,走了,别黏糊了——”
许先生抬起蒲扇一样的大手往智博脑袋上罩,智博吓得一缩肩膀,没想到许先生却伸手在智博的脑袋上轻轻摩挲了一下,笑着对智博说:“儿子,你的头型好看,你要是剃光头,比爸爸光头好看。”
我的天呢,许先生这时候还能想到光头和造型。
老夫人更有意思,冲智博喊:“大孙子,火车票,你们坐车回去,火车票记得退喽。”
智博冲老夫人扬扬手,说:“知道了。”


雪莹上车了,车子很快驶远,消失在远处的树影婆娑里。长街漫漫,树影摇曳,传来沙沙的声音。在阳光下抖落的风声,有一点离别的味道。
众人都回房间睡午觉。我本来打算回家午休。但今天阳光有点暴晒,下了几天的雨,终于晴天了,天就开始热起来。我不想在烈日下回家,就想把自行车推到车库里,怕太阳晒坏车轮胎。
佩华从房子里匆匆走出,她要去德子那里做理疗。我跟她打了声招呼,就回房间了。

女作家去做保姆——难舍母女情(346)-7.jpg

午后睡醒,看到苏平的电瓶车在院子里,大厅里却没看到她。她可能是在地下室的洗衣房里洗衣服。我走下楼梯,去了地下室。
佩华也在洗衣房,在洗妞妞和许夫人的衣物。两人拉拉杂杂地说着什么。
看我来到地下室,佩华说:“姐,你也醒了?”
我说:“睡足了,你们俩说啥呢?”
佩华说:“我刚才不是去德子那里理疗了吗,德子问我,苏平这两天干啥呢,上班了没有。”
呦,德子在佩华那里打听苏平的事呢。
我说:“佩华,你咋回答德子的?”
佩华说:“我就对德子说,小平的事你还不清楚吗?她不是天天去你家做饭吗?德子说,我跟小平生气了,小平好几天不去我家做饭,我爸都念叨小平呢。”
我笑了,问苏平:“德子这两天给你打电话了?”
苏平脸上却一点笑容都没有,她赌气地说:“他没给我打电话,我也不给他打电话。”
佩华说:“小平,谁给谁先打电话不是重要的,重要的是你们俩有些事情要谈开,要摊开了说明白,不能总是这么闷着,互相生闷气,这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”
苏平不说话,低头从洗衣机里拿出洗好的衣服,两只手扯着衣服,用力地抖着衣服上的褶子。
我看着苏平的背影,又好气又好笑,说:“小平和德子是年轻人的谈恋爱,不是中年人在谈婚姻,谈恋爱都是不理智的,情绪化的。”
佩华笑了,看了苏平一眼,没再说什么。


苏平和佩华洗完衣服,佩华就把妞妞抱到老夫人的房间,给妞妞洗澡。苏平前两天都是站在旁边,看着佩华给妞妞洗澡,这一次,是佩华站着看苏平给妞妞洗澡。
不知道怎么回事,妞妞忽然哭了起来。
佩华急忙把妞妞从水里抱起来,用毛巾被裹上。
大姐一直在旁边看着妞妞洗澡,只听她不高兴地说苏平:“你的手太硬了,把孩子的手臂撅疼了吧?”
苏平连忙说:“我没有,我就是轻轻撩水洗她的手臂。”
大姐说:“妞妞可喜欢玩水了,玩水都能睡着了,可你给妞妞洗澡,能把孩子洗哭了,肯定是你手重,没轻没重的。”
苏平气恼地说:“我真没像你说的那样,我的手可轻了——”
大姐没再说什么,跟佩华一起给妞妞身上抹干。许夫人从楼上下来,正好听到妞妞哭,就快步走进老夫人的房间。
我在厨房择菜做饭,远远地看着苏平,她垂头丧气的,有些急躁和气馁。
我心里有隐隐的不安。

女作家去做保姆——难舍母女情(346)-8.jpg

苏平走了之后,大姐和许夫人坐在沙发上,大姐郑重地对许夫人说:“小娟呀,我还得提醒你一句,这个苏平啊,还是别用了,她的手太重,刚才给妞妞洗澡,你是没看到啊,笨手笨脚的,不知道怎么,把妞妞的手好像别住了,妞妞就哇哇地哭了。”
许夫人说:“我考虑考虑——”
大姐说:“还考虑?”
许夫人说:“等海生回来,我跟海生商量商量。”
大姐说:“看孩子的事,还用跟海生商量,他懂看孩子的事吗?”
许夫人轻声地说:“这个苏平吧,海生挺认可她,上次就是我们俩商量之后,决定用苏平的。现在不打算用苏平看孩子,要跟海生先商量一下。”
大姐点点头,说:“行吧,你们商量吧。”


二姐下午没上班,在楼上睡的午觉,她揉着眼睛从楼上走下来,听到大姐和许夫人在客厅里谈论苏平。她顿时清醒了,眉飞色舞地说:“这个苏平啊,脾气可倔了,上次我们家用她做保姆,后来她说啥也不干了,这个人,不好相处!”
二姐其实说话无心,她就是来凑热闹的。但大姐听了,就认真了。她跟许夫人又说了半天。许夫人似乎也动摇了。
佩华正好抱着妞妞从老夫人房间里出来,许夫人就站起来,把妞妞抱到自己怀里,说:“小华,你尽量别抱妞妞,看伤着你的腰,坐沙发上歇一会儿吧。”
佩华说:“我不坐着了,你要是哄着妞妞,我就上楼收拾一下房间。”
许夫人说:“你坐下吧,有点事想问问你——”
佩华一愣,她没有着急问许夫人,她用手扶着一点后腰,小心翼翼地坐在沙发上。

女作家去做保姆——难舍母女情(346)-9.jpg

我在厨房忙碌晚餐,从我的视角,看不到许夫人,只能看到佩华的后背,还有斜对面坐着的大姐和二姐。大姐注意力在对面的佩华身上,二姐则守着茶桌上的零食盒子,一边吃零食,一边烧水要沏茶。
只听许夫人说:“小华,我想问问你,苏平这些天,跟你学得咋样?”
佩华说:“她学得挺好的,今天的事,是个意外。”
大姐说:“所有意外都是有原因的。”
许夫人没有接大姐的话,她继续询问佩华。她说:“小华,我想问问你,你能留在我家吗?我和你二哥都挺认可你,希望你还在我家继续干。”
佩华摇摇头,说:“我到日期就走了,这回不能再延期。”
许夫人见佩华说得坚决,就说:“哪怕再签一个月呢,也按月嫂的工资给你算。”
佩华连忙说:“二嫂,我不是因为工资,是因为我女儿——”
许夫人有点惊疑地问:“你女儿怎么了?上次的事儿——”
因为有大姐二姐在场,许夫人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佩华说:“我女儿应聘了秦皇岛的一个公司,被录用了,下周就要报道去。我准备跟着她一起去,到秦皇岛打工去。二嫂,你们对我的信任,对我的好,我都记在心里,隔一段时间,我会回来看你们。”
佩华话里有话,因为佩华从许先生的手里借走一笔款,堵上她女儿工作上的窟窿。她是怕许夫人担心她不还款吧。
许夫人连忙说:“佩华,你想多了,我理解你,当妈的都不放心女儿,那我也不留你了。”
佩华说:“二嫂,谢谢你信任我。”
两人说话始终没有透露佩华女儿之前的那件事。也不知她女儿那个混蛋男朋友有没有找到。
许夫人又说:“小华,依你看,苏平现在能看好妞妞吗?”
佩华稍微沉吟了一下,说:“二嫂,小平这人干活认真,实心眼,她跟我学着看护妞妞,学得可认真了。要是我的话,我会让小平试一试。不过,二嫂,这件事你也别听我的,你还得自己拿主意。”
佩华说话,滴水不漏。她夸奖苏平,但她不对许夫人说:“你用苏平吧,苏平看护妞妞肯定没问题。”她要是这么说话,将来要是因为苏平的疏忽出点什么情况,许先生夫妇会连带一起埋怨佩华的。
但佩华也不说苏平不好。她只说:苏平干活认真,苏平人实在。佩华把许夫人问她的问题,在她手里转了一圈,又扔还给了许夫人。


(公告:最近有朋友说,我的保姆文章看不到,事情是这样的:有时候系统把我的文章只推荐给粉丝,所以,不是我粉丝的朋友,就可能第一时间接收不到系统的推送。所以,如果您喜欢追我这部保姆故事,请关注我。)


(喜欢我的文章,请关注@素老三评论、点赞、转发,感谢之至!)

女作家去做保姆——难舍母女情(346)-10.jpg
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秦皇岛网,我们会立即删除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累计签到:1 天
连续签到:1 天

1

主题

576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1616
发表于 2022-6-17 08:34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苏平和德子还是分开的好,为这件事情中,德子就太不尊重苏平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累计签到:1 天
连续签到:1 天

1

主题

576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1616
发表于 2022-6-17 08:35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,苏平在许家做白班保姆估计够呛了,大姐和二姐都不看好,许夫人更加在意她们说的话了,真替苏平担忧,如果这次许夫人不用苏平,对苏平打击不小,她会气馁!认为自己干啥都不行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累计签到:1 天
连续签到:1 天

1

主题

576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1616
发表于 2022-6-17 08:35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苏平还是做住家保姆吧,工资也高,也不用专职看孩子,忙的时候打个替手。再找一个育婴师也不是不行[呲牙]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累计签到:1 天
连续签到:1 天

1

主题

5755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1607
发表于 2022-6-17 08:36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用苏平看孩子,也得用她做家务。能干的人多,实诚的人少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累计签到:1 天
连续签到:1 天

1

主题

5755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1607
发表于 2022-6-17 08:36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大姐,二姐也不喜欢苏平, 那苏平这个工作真的有点悬了, 好在佩华帮苏平说点好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累计签到:1 天
连续签到:1 天

1

主题

576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1616
发表于 2022-6-17 08:36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德子脾气太大了点,即使和好,也要他先给苏平道歉,说话太伤人了,这还没结婚呢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累计签到:1 天
连续签到:1 天

1

主题

576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1616
发表于 2022-6-17 08:37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带孩子真是要用那种心眼好使的人,会真心带孩子,技巧的事可以学习,心地善良可不是学的来的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尚未签到

52

主题

579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1734
发表于 2022-6-17 08:37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到德子打听苏平,还是挺开心的,生活不是童话那么完美,总有点缺憾!要是德子能真心认错,大事他俩能说明白,也就是苏平不吃亏,我倒觉得,不要一棍子打死!盼苏平能做称职的保姆,看护好小妞妞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尚未签到

52

主题

579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1734
发表于 2022-6-17 08:38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人有悲欢离合,有感情纠结都很正常,无论苏平感情走向,还有工作去留结果怎样,都是生活中该有曲折和磨难,人生就是这样,总有自己的一条路可走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